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离婚

5小时前
(新加坡27日讯)身家丰厚的狮城经理丧妻后在台湾觅得第二春,一心以为可迎来浪漫黄昏恋,没想到妻子结婚两年就有过半时间留在台湾拒绝回来,经理拒绝妻子要在台湾购买豪宅的要求后提出离婚,不料妻子却要求经理支付她赡养费,法官最后指示经理支付她5000元(新币,下同;约1万7717令吉),解除婚姻。 《8视界新闻网》报道,根据高庭离婚判词,58岁的新加坡男子任职经理,月入逾6万元(约21万2613令吉),他和亡故的妻子育有两名成年的孩子。因想老来找个伴,2018年在台湾通过红娘公司认识了当地一个40岁的女子,两人一拍即合发展出一年的异地恋后,在经理的要求下,女子最终在2019年尾飞往新加坡和他结婚。 长时间不在本地 要求在台湾购买豪宅 经理以为自己终于找到可互相扶持的长期伴侣,但没想却是一场短命婚姻,让他身心疲惫。女方拥有服装设计文凭但拒绝工作,婚后也不肯做家务,2020年5月底返回台湾时答应几个月后就回来,但却食言。 经理在宣誓书中透露,他很希望并多次要求妻子回来,但她不仅不回来还要求他在台湾购买一栋豪宅给她。 为了劝她回来,经理曾于2020年10月份两次汇款4300元(约1万5237令吉)和1万5000元(约5万3153令吉)给她。妻子最终于2021年3月才回来。但经理说,她回来后并没有履行妻子的责任,除了不断要钱外,还对他诸多刁难。 2021年5月份,妻子再次飞回台湾,之后再也没回来过。 妻子称被当女佣使唤 感觉像性奴 因妻子长期不在身边,经理最终于2023年4月9日提出离婚申请。妻子虽提出反对但她一直没有针对为何提出反对提呈任何文件或宣誓书,也多次忽略法庭发出要她出庭或出席视频聆讯的通知,法庭最终批准了经理的离婚申请。 离婚程序进入婚姻资产分配阶段时,妻子指经理丈夫在婚姻期间对她如一个免费的女佣和性奴,在婚姻中被丈夫和他的两名孩子欺负,不过她同样没有针对这一说法提出任何证据,也拒绝出席任何形式的聆讯。一直到了裁决之日,她虽出现也同意解除婚姻,但要求丈夫支付赡养费。 相关协商通过视频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她又突然消失,之后又多次对法庭的通知不理不睬,一直到本月19日最后聆讯日,她仍失联,法官因此作出财产分配的裁决。 判词揭露,经理的总资产高达逾1040万元(约3685万令吉),但他的这些资产都是他和台湾妻子结婚前就拥有的,当中大部分资产还是他和亡妻以及孩子联名拥有。 考虑到台湾妻子在这段短暂婚姻里并未对家庭带入任何资产或者有任何贡献,法官说除了“伤心”,她真的没有带来什么,甚至还从经理丈夫那里要走了1万9300元(约6万8390令吉)的款项,最终指示丈夫给她5000元赡养费和她断得一干二净。
4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新加坡31日讯)新加坡一名女总裁与丈夫离婚,争约576万元(新币,下同;约2031万6047令吉)婚姻资产,当中包括前者曾在银行抽奖中赢得的一辆保时捷跑车,而出售跑车所得算是妻子或夫妻两人的贡献,成庭上争议点。  《新明日报》报导,新加坡高庭判词显示,这对夫妻结婚27年,育有3名已成年的孩子,妻子是名首席执行员,月入1万9900元(约7万零189令吉),丈夫则是名总经理。 新加坡高庭上个月中审理两人离婚分婚姻资产事宜,并下达了临时裁决,不过两人对婚姻资产的分配有歧义。 根据计算,夫妻两人的婚姻资产总价值576万4613元(约2033万2317令吉),包括485万6630元(约1712万9778令吉)的私宅婚房、妻子33万7287元(约118万9642令吉)公积金、以及丈夫33万9893元(119万8833令吉)公积金。 当中,妻子早前在一家银行举办的抽奖中,赢得一辆保时捷跑车。妻子将跑车卖掉套现8万3269元(约29万3697令吉),并将它当做购买私宅的一部分资金。 这笔8万3269元的现金,应算是妻子或夫妻两人的贡献,则成了庭上的争议点。 法官:婚内中奖也是姻缘运 法官在判词中解释,婚姻期间抽奖中了奖就如同婚姻本身,是一种姻缘运,算是婚姻资产的一部分。 法官指出,如果这笔横财用于采购,就算是两人联名购买,在此案中,跑车出售所得用于两人的私宅,所以获益者并非仅是妻子,8万3269余元也应是归为夫妻两人的贡献。 最后,在考虑到夫妻两人的金钱和非金钱贡献后,法官判妻子分得59%婚姻资产,丈夫分得41%。  夫:妻有分散资产之嫌 丈夫指妻子有分散资产之嫌,10个月内将40万元(141万零836)存款提走,法官判丈夫能分得多5%的婚姻资产。 丈夫向法庭提出申请,要妻子针对提出的大笔存款提出解释,不过妻子不是说她不记得,就是用存款还账单。 由于妻子没有出示书面证据,丈夫要求法庭做出对妻子不利的推断(adverse inference)。 法官指出,妻子月入有1万9900元,10个月内却能提走40万元存款,平均一个月提走4万元(约14万1083令吉),是妻子一倍的薪水,认为妻子有别的收入来源。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在进入新的一年之前,我要放下一段往事,放下一个心结,宽恕自己。 一直都不能释怀弟弟的离婚。3年了。每每想到,都会伤心流泪。 我弟弟是家中老幺。10岁那年,妈妈去世了,他年纪小小的就失去母爱,爸爸和我们两个姐姐就自然对他特别疼爱和包容。很多时候,爸爸在外地工作,家里就剩下我们3个。我和姐姐比他大两年、5年,说真的,也无法扮演妈妈的角色。我们都会让着他,甚至在他闯祸时,我们都会尽量帮他对爸爸掩饰,帮他解围。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我们一起长大了。 在他33岁那一年,他结婚了。谈恋爱6年,大家都认为是时候结婚了。尽管储蓄不够,也没有房子,就家人出钱筹备婚礼。过程当中双方家长曾因为金钱和酒席安排上发生小摩擦,但婚礼还是如期进行。我也在那时候,觉得对方好像卖女儿。婚宴当晚,也因为一些不愉快,我们在婚宴结束后,就带着一些情绪先离开会场了。 这,也就是我至今无法释怀的原因。身为姐姐的我,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祝福。我最爱的弟弟。为什么在他最重要的日子,我竟被情绪影响,而无法一直陪在他身边给与百分百的支持。为什么会去计较那些如今微不足道的不愉快。 婚后的几年,大家逐渐淡忘当初的摩擦,我和弟媳也慢慢地建立了感情,像两姐妹很多话聊。当他们两夫妻的婚姻开始触礁,我看出端倪,他们被逼向我坦白。我尝试开导劝解,却无补于事。 那一天终于来临,弟媳拖着行李踏出家门,离开前和爸爸和我道别,我们哭成一团。那一天,是我第二次看到爸爸流泪。那一天,我感觉心口有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压得我无法呼吸,无法思考。那一天的情景,我在往后的日子里每每想到,都无法忍住眼泪。在她离开后的那一年,我总在夜深人静之时,哭得彻夜难眠。心里总觉得,他们婚姻的失败,也许是因为当初少了我们的祝福。 今年,弟媳再婚,遇到了一个可以让她再度开心的人。弟弟也找到了一个可以陪伴他过日子的人。看到他们各自重新出发,不再活在过去,我也决定,要宽恕自己,放下这个心结。
2月前
2月前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