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塑料袋

我家中随处可见“龙”的踪迹,或大或小,各种颜色任君选择。它既有“宰相肚”能撑万物,也时常热心助人随时准备伸出“圆手”,只要你需要,随传随到。初次与“龙”相识,只见它身轻如燕,本性调皮,叫它听话,还得搓热双手安抚它的情绪才肯乖乖张嘴。要是你一心急,它们也开始躁动;若是对它太粗鲁,可会伤透了它的身心。不瞒你说,我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驯服了它。 还有另一种“龙”是无所不能的守护者,有的冷热不侵,有的尘埃不入,更重要的是,任何形态它都能完美契合。 我本以为它们都叫“龙”,直到上了学堂,才知道前者的本名叫袋,纸袋、塑料袋、红包袋,袋袋平安;后者的本名叫套,手套、枕头套,套上安心。而“龙”(囊lông)这个独特的小名,可是只有福建人才知道的闽南话。 老实说我还为此闹了不少的笑话。小时候临近新年正忙着送亲友的新年饼烘焙,一不小心过了时间年饼快焦了,我妈赶紧喊我“快拿‘龙’来”,赶来厨房的我一头雾水地给了她一个塑料袋,结果当然是被骂帮倒忙——她要的是厨房手套,不是什么袋子啊! 还有一次和朋友出门,买的东西快撑破了塑料袋,才记起包包里有环保袋,冷不防骨子里的福建魂跑了出来,喊朋友说:“快点,你从我的包里拿那个龙出来装。”朋友顾不上破了的塑料袋和拼命翻白眼的我,只顾着笑了一顿饱。“你什么时候有养龙那么厉害啊,难道你是训龙师吗?” 今年龙年更少不了红彤彤的红包“龙”,届时作为训“龙”师的我也要使出浑身解数,才有机会将各种精美且多金的红包“龙”都用“龙”满载而归。红包“龙”,等我!
2星期前
(笨珍14日讯)“迷魂党”再横行北干那那早市,一名妇女早市遇上“迷魂党”,被骗走了9千令吉和金饰。 这起“迷魂党”行骗案,于本月10日(星期日)早上7时左右,发生在北干那那早市巴刹。 不慎上当的黄女士案发后翌日才察觉有误,并在朋友协助下,今午到北干那那州议员陈勇鸣服务中心阐述受骗经过。 陈勇鸣发文告指出,黄女士当时独自一人到北干那那早市买菜,被“迷魂党”盯上,方成为下手目标。 文告说,其中一名约60岁的“迷魂党”声称要找一名卖草药的人士,并与黄女士搭话,不久又冒出另一名约30岁的“迷魂党”女成员,声称自己知道“卖草药”的人居住在那里,可以带她去寻找卖草药的人。 由于黄女士受脚痛问题多时,接著随著上述两人去找『卖草药』的人,她被带到于北干那那旧大众银行街上,由另外一名年轻“迷魂党”同伙一起被载走。 文告说,黄女士就这样迷迷糊糊跟著3名“迷魂党” 上车,并将身上带有的现金1000令吉和回到自己的家,又将金饰奉上,以换取所谓的“祈福品”。 文告指出,“迷魂党”成员将现金和金饰放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中,再“偷龙转凤后”把袋子交回给黄女士,交待她不可把此事透入给别人知道,袋子须于2024年1月6日才能够打开。 隔日即12月11日,黄女士接获其中一名“迷魂党”成员的电话,要求她去买5粒苹果,并且交待她到北干那那大众银行提出8千令吉给她们。 之后“迷魂党”又再给了黄女士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并再提醒她一定要在2024年1月6日之后才能打开,同时也将妇女的手机关机。 事发后,黄女士察觉有所不对,在多次尝试联系“迷魂党”不果后,才察觉自己被诈骗! 陈勇鸣说,黄女士已到警局投报,并在朋友的协助下前来其服务中心,阐述受骗经过。 陈勇鸣也提醒任何人尤其是乐龄人士,若单独外出,避免和突然搭话的陌生人攀谈,并呼吁任何人若有相关的线索,尤其是闭路电视或行车记录仪若拍下涉案者,请赶紧联系他或警方。
3月前
3月前
(笨珍25日讯)笨珍民众请注意!明年1月1日起,笨珍市议会将落实“无免费塑料袋”运动,首阶段参与的营业场所将不再提供免费塑料袋,而是一个塑料袋收取20仙。 笨珍市议员张育菖发表文告披露,在首阶段,市议会将选出一些指定营业场所落实相关措施,包括:霸级市场、超级市场、便利商店、餐饮业(包括快餐店)、油站便利商店、连锁店及药剂行。 他指出,从2024年1月1日起,这些营业场所将不会再为顾客提供免费塑料袋。因此,民众受促购物时准备可重复使用的袋子或环保袋。 “若顾客需要,每个塑料袋则会收费20仙,有关20仙收费是缴交给市议会。” 张育菖说,商家在更新执照时,市议会将会给商家一份表格,以填报是否参与“无免费塑料袋”运动。 他指出,若业者选择继续使用塑料袋,向顾客征收的20仙,需在每月15日前向市议会呈报,并将已收取的款额上缴给当局。 至于一些商家的疑问,即如果违反规定,会不会接获市议会罚单,他说:“我在市议会的常月会议中有提到这个问题,市议会的执法官员表示,这是一项环保的醒觉运动,不会对商家采取行动包括罚款。” 另一方面,他也要求官员提供更清晰的指南,并通过市议会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加强环保宣导工作,教育民众减用塑料袋,避免为难商家。 若有疑问,可通过电话(07-687 1442)、传真(07-687 3131)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等方式联系笨珍市议会。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6月前
6月前
(昔加末21日讯)昔加末市议会从9月1日开始推行首阶段“无免费塑料袋”运动,区内72家商店将不再提供免费塑料袋,市议会料于明年迈向次阶段运动。 昔加末市议会主席莫哈末恩姑莫哈末达希尔表示,72家商店包括霸级市场、百货市场、快餐店、便利店、油站便利店、连锁店、药剂行等,其中65家商店会收取每个塑料袋20仙的费用,而另7家商店则是完全不提供塑料袋。 “我们连同柔佛州固体废料及公共卫生管理机构(SWCorp)于本月9日与相关业者会面,进行汇报。” 他说,柔州政府在2021年3月10日同意,并于同年6月1日落实无塑料袋政策。不过,由于行管令、疫情、水灾等种种原因,昔加末市议会暂搁落实有关政策,如今是时候推行相关政策。 “我们在9日向涉及商家说明,并给予3周时间做准备,于9月1日落实相关政策,我们鼓励售卖环保袋。” 莫哈末恩姑达希尔鼓励商家售卖环保袋。他以99 Speedmart连锁超市为例,指该超市是最佳例子,未提供20仙塑料袋,民众可使用手推车、篮子等,又或是购买环保袋。 他指出,昔加末民众需有相关意识,尽管无免费塑料袋运动或会令民众觉得不便,但这是为了下一代的未来著想。塑料袋需数百年时间分解,造成环境问题,民众或可前往垃圾土埋场看看情况。 询及市议会预料用多久的时间在区内完全推动无免费塑料袋运动时,他指市议会将在年尾进行评估,并召见次阶段的涉及商店业者,或会在明年初推动次阶段的无免费塑料袋运动。 莫哈末恩姑达希尔提到,首阶段的72家商店将获得参与无免费塑料袋运动的证书,以张贴在商店内。 “我们著重在提高民众的醒觉,市议会迟一些将到学校推动无免费塑料运动,从小教育学生。” 他说,市议会官员也将前往执法,希望商家诚实处事。商家必须记录所售卖的20仙塑料袋,这将纳入污染收费,并用以推动运动提高民众意识。 他提及,在相关指南下并无说明违例商家会面对多少的罚款,但违例商家可被吊销营业执照。 莫哈末恩姑达希尔表示,昔加末市议会致力打造低碳社区、柔佛乾净运动等与无免费塑料袋运动都是息息相关的,为的是塑造乾净环保社会。他强调再循环,垃圾可变黄金,希望民众都能提高相关意识。 配合“安全城市”计划,昔加末市议会范围内至今年共设有7个監控器。 莫哈末恩姑达希尔表示,市议会今年将在区内设4个監控器和1个智能交通灯。4个監控器分别设于昔加末广场、万达镇、银旺路和市议会利民达办事处。 “至于另3个已经设置的監控器则分别在昔加末巴士站、昔加末警区和银旺路,上述7个監控器的监控系統设于警方行动室,由警方监管。” 他说,市议会设監控器,用意在于防范罪案,警方曾靠着監控器画面找到涉案汽车的车牌号码,进行调查。
7月前
7月前
(新加坡23日讯)女子申诉在熟食中心打包豆浆后准备坐下来用餐时,摊主竟跑过来把豆浆从塑料袋子里拿出来,再把袋子拿走。当她问摊主原因时,摊主称堂食就不应该浪费塑料袋,“这个很贵咧”。 林女士告诉《8视界新闻网》,她前天早上9时许和家人到裕廊西52街第505座巴刹与熟食中心吃早餐。 他们在一个豆浆摊位买了两杯热豆浆,由于担心豆浆太烫无法喝完,就告诉摊主要打包,摊主将豆浆装进塑料袋里让他们带走。 后来他们在距离豆浆摊不远处找到空桌,准备坐下来用餐时,豆浆摊摊主却突然走过来,将豆浆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并拿走塑料袋。 由于事出突然,林女士还没来得及反应,以为是塑料袋品质有问题,但摊主走回摊位后却没再回来,她就起身询问原因。 林女士说:“我走过去问她,安娣你为什么要拿走塑料袋?她说这个袋子很贵的,你们在这边喝,就不要浪费我的袋子。” 林女士随后强调自己是要打包带走的,摊主才把塑料袋还给她。她说自己曾经光顾这个豆浆摊,但不是常客,“以前是有给塑料袋的,态度没有那么粗鲁”。 新加坡大型超市今年7月开始对每个一次性购物袋征收至少新币5分钱的费用,林女士表示自己每次购物都会自备环保袋,也很支持环保。 她认为,这个计划开始不久,许多民众还是有些不习惯,商家应该要有好的态度。如果觉得塑料袋贵,可以在摊位贴告示列明要收费,让顾客决定是否要付费拿塑料袋。 摊主:觉得堂食还要塑料袋不合理 记者今早走访豆浆摊位,发现很多人前来光顾,摊主都耐心对待每个顾客。摊主受访时回应指堂食还要塑料袋不合理,但经过林女士解释后,她还是有给对方塑料袋让对方把饮料带走。她也声称自己的态度并不恶劣。 摊主每天会用上大约500个不同大小的塑料袋,周末的使用量则更大。她一般是以新币四毛半买入一包塑料袋,每包有20个袋子。 她也会为顾客提供能容纳单杯、多杯的大小塑料袋,以满足食客不同的打包需求。 当被问到是否会向顾客收取塑料袋费用时,摊主表示不知道塑料袋可以额外收费,是否要收费也得看情况。 摊主解释说,她担心收取塑料袋费用后会影响生意;不过,如果熟食中心计划实施塑料袋收费制,她就会遵照。  
7月前
(新加坡20日讯)随着新加坡大型连锁超市落实每个塑料袋收费5分钱(新币,下同)后,有摊贩指义顺忠邦熟食中心出现食客索塑料袋加固打包食物,甚至不问自取的现象,为避免塑料袋被盗用,有者改变摆放位置或考虑征收塑料袋费用。 《新明日报》日前走访熟食中心,受访摊贩表示,尽管政府提倡环保,但许多消费者依旧不习惯自备塑料袋,一些食客仍索讨额外塑料袋。 素食摊贩陈雪莉(50岁)就透露,她曾遇过年长食客数次趁她在包装食物时,自取摆在档口前的塑料袋,一次拉走五六个,买完一包米粉就走。 “我看他年长,(发生)一两次就算了,没想到竟成了日复一日的习惯。(后来)只要看他远远走来,我就把塑料袋全部收进去,渐渐他应该意识到就不来了。” 她指出,也有公众不买东西就讨免费塑料袋,甚至不问自取,她如今只能严加看守餐具和塑料袋,避免亏损。 “还有很多人没有环保的习惯。我们不收打包费,塑料袋也不额外收费,都是靠薄利多销。” 炸鸡饭摊贩姚盈莹(63岁)说,虽不打算额外征收塑料袋费用,但她会更注意看管放在档口前的塑料袋,防止食客肆意拿走。 沙爹摊贩陈女士(49岁)透露,若将来有更多顾客要求多拿塑料袋,她会考虑根据市场价格额外收费,例如多拿一个塑料袋就收费5分钱。 猪什汤摊贩林明兴(65岁)则认为,只要顾客要求不过分,餐饮业者有必要为选择打包的顾客提供免费塑料袋。 “有些顾客担心塑料袋薄,打包时会要求多拿一个袋子加固,我们向来都免费提供。” 他说,超市塑料袋的收费跟档口塑料袋的收费不一样,应该另当别论。他也担心额外征收塑料袋费用会引起顾客不满,因此不愿收费。 食客:应标明打包费 受访食客嫌塑料袋收费贵,但认为只要明码标价就能接受,否则可自备袋子打包。 食客余玉英(82岁,退休者)认为,摊贩应明确标明额外费用,不应收取隐藏费用。 “顾客看到就会明白,能接受就会付费,不然就自备袋子来打包。如果付款时才告知顾客要打包费,就很不合理。” 住在附近的居民林女士(73岁,退休者)经常自备环保袋和餐盒来打包食物。 她说,打包费日积月累会很贵,燃烧废弃塑料也会造成污染,为了省钱和环保,她会自备袋子。 摊贩:塑料袋起价两成 生意成本更高 摊贩申诉,塑料袋成本上涨达20%,量少价格高,加重生意成本。 陈雪莉说:“塑料袋是消耗品,若每个人都多拿就糟了。以前8角能买20个塑料袋,现在花1元都买不到20个。” 摊贩林明兴和姚盈莹估计,近年塑料袋成本上涨约10%到20%。 林明兴因此上调打包费,从之前的2角涨到如今的3角,其中包含塑料袋和餐具等费用。 姚盈莹也说,过去不收打包费,但由于塑料袋和打包盒成本上涨,近一年来她也开始收3角。 不过,她希望这能推动环保。“收打包费会鼓励食客重复利用塑料袋。”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