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发育

7月前
7月前
8月前
“你叫什么名字?”他低垂着眼眸问我,语气里透露着点委屈。 听着这可怜兮兮的口气,我忍不住担心他是不是快要哭出来。我不是一个善于安慰的人,如果他真在我面前哭鼻子,那我能做的就是借他个肩膀吧。虽然我心里有千千万万个想法,但嘴里吐出来的还是温柔的自我介绍。我有点犹豫地问他叫什么名字,不敢期待他会回答我。 “我叫阿俊。” 他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我,眼神有点闪躲,吸了吸鼻子后扭扭捏捏地把一只手伸出来。白皙的脸庞明目张胆地出卖哭过的鼻子,另一只手一直忍不住揉鼻子,企图掩饰几分钟前的情绪。阿俊的手指修长,我忍不住想像他的手指在钢琴上飞快地跳跃,或抱着琵琶弹拨着琴弦。看我发愣,阿俊貌似有些苦恼,于是轻轻地“喂”了一声。我回过神,连忙伸手和他握了一下。他顿时感到很高兴,满意地转回头专心做他的事。我探头去看,发现他正紧紧地握着笔,目光专注,用心地勾勒出他脑海中人的模样。 我问他在画什么。他嘴里回答着问题,眼神却依然看着自己的画。无奈阿俊说话时有点含糊不清,说出来的字和字之间沾着蜜糖似的,黏乎乎地分不开。我在脑中尝试解析他说了什么,但无疾而终。我干脆拿了一张椅子坐在他隔壁,小心翼翼地请求他再多说一次。 他也没闹脾气,估计是习惯了别人这种回应方式,让我反倒觉得不好意思。阿俊一边指着画里的人,一边指着坐在身边的其他人,嘴上尝试解释。我的目光随着他手指指着的方向望去,不小心和他人四目相投时我便抬起手和他们打招呼。其他人对自己手上的事明显比较感兴趣,和我笑了笑便不再搭理我。虽然我仍然听不懂阿俊说的话,但这次总算看懂了。 哦,这个是他,这个是你,对吗?还有这个有马尾的女孩,是珊珊对不对? 他看我明白了,咧嘴笑了起来。被他笑容感染,我心情也突然变得不错。这时,他伸手摸着五颜六色的彩色笔,想了一想,接着把一盒彩色笔推在我们之间。 “一起画。”他说道。 好。 我在他的画上加了云和太阳,还有一棵树。他低着头继续画其他人。一个圈圈做人头,然后加上不一样的发型和不一样的服装。直到没能再添加任何一个人后,他就开始上色了。他给自己的衣服配了个红色,微笑着点头。接着又把珊珊的头发涂成青色。我自作聪明地把黑色彩色笔给了他,提醒他说珊珊的头发是这个颜色的。他把食指摆在嘴唇前“嘘”了一声,然后偷笑。我装作生气,拿了蓝色的蜡笔想要帮画里的他染个蓝发,他紧张地拿走了画纸,说了声不和我玩了。我笑了起来,把彩色笔放下。 好好,我不涂,你自己来。 他很乖地点头,然后继续专注地上色。 不高兴家人“忘了”他 据残障人士中心的人说,他除了有智力发育障碍,记性也很差。明明前几天才回了家一趟,他却坚持说他不曾回去。不管中心的人怎么解释,他就是不高兴家人“忘了”接他回去。我们刚抵达这里的时候,他正闹着别扭,气呼呼地坐在一边要画画泄愤。我一进来就看到了他。在一群老人小孩里,少年的他特别显眼。中心的人表示,这里算是他的家了。他的父母无法一直照顾他,他从小就一直住在这里。一个月回一次家,每一次只逗留一晚。然后每一次他都忘记自己曾经回家,于是每隔几天都会哭闹要爸妈来接他。 他是个18岁的少年,没正式上过学,这里的工作人员和老人都是他的老师,小孩都是他的弟弟妹妹。由于在中心“资历”算高,他总得帮忙照顾年纪更小的孩子,例如珊珊。珊珊是个9岁的小女孩,非常安静,也不爱笑。我尝试和她说话,但她不加以理会。不知道是不是觉得画画很无聊,阿俊离开了座位走向了我们。然后说了几句话,我没听懂。 中心的人说,他好奇我们在谈什么。我坦白地告诉他,我觉得珊珊特别安静。他告诉我,珊珊不喜欢说话,只喜欢跳舞。或许是为了证明看过珊珊跳舞,他也摇摆着身体,尝试模仿跳舞的珊珊。他长得高而瘦,跳起舞来没模没样,老人们见状大笑了起来,纷纷叫他别跳。他也没生气,只是随着大伙笑了起来。 看气氛来了,我们于是用手机播放点歌,然后随歌跳了起来。老人们很高兴,阿俊也笑得乐呵呵。但老人们只是在一旁拍手,并没打算一起跳舞,反而珊珊毫不畏惧地跟着我们一起跳起舞来。 跳着舞的她完全沉浸在音乐里,也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会笑出来。中心的人都知道只有音乐能引起她的注意,所以总是用音乐来哄她吃饭睡觉。音乐一停,她又回到自己安静的世界,坐在角落抱起自己的娃娃,好像人间的事根本与她无关。 我们陪老人小孩聊天,画画,吃东西后,接着和他们一起把准备好的剪纸贴在墙上。 他们似乎很高兴墙壁贴满了美丽的剪纸,甚至还要求贴更多,结果被中心的人训斥了一番。被骂的他们心情丝毫不受影响,依然笑嘻嘻地玩闹着。 我们在那里逗留到傍晚便离开了。老人小孩站在门前和我们告别。阿俊也在里面,脸上看不出悲喜。待我们上车,他走到车门前,我把车窗拉下。 “我们还会见面吗?”他突然问。我突然感到有点难受,不敢答应于是微笑着叫他回去。他后退几步,回到屋檐下,依旧没有表情。 如果离别是一根刺,我想阿俊早已被刺得千疮百孔,可是他没办法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心痛。他无法记得相聚,无法记得每一次的天伦之乐,但他却记得每一次的分离。他永远只记得被遗弃。我以为遗忘是好事,但如果被遗忘的只有好事,我还会想要遗忘吗? 车开了。我才突然想起,忘了和阿俊好好说一声再见。我转回头,没看到他。太阳西下,他和其他人已经埋没在阴暗里。
8月前
9月前
12月前
在我的记忆中,好像从来没看过有人在菜摊上摆卖葫芦瓜,也不知道“葫芦”原来是可以吃的一种“瓜”!对于“葫芦”的印象也是非常的刻板,不就是铁拐李随身带着的容器,里面好像是装酒又好像是装药的?再深入一点吧,神话故事里的葫芦是一种可以捕捉妖精的法宝!所以对于葫芦的认识,是幻想多过本质,是浪漫多过现实。直到最近,因为亲属栽种了葫芦,我和太太觉得有点“神奇”,也好奇地拿了一些种子来种,才对葫芦有了多一些认识。 葫芦是爬藤植物,必需要有攀爬的环境才能茁壮成长。我家种的葫芦很快就开花了,绿叶配白花,显得清新朴素又不失优雅,让我们在还未收成之前可以先尽情地赏花。接着又看到每一朵母花底部都孕育着一个“葫芦娃”,好像一个一个在绿叶丛中诞生的小宝宝,可爱极了!虽然不是每一个葫芦娃都能健康长大,但是一旦成形就会长得很快。看着这些葫芦娃一天一天地发育成长,心中的喜悦实在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在众多瓜果之中,除了榴梿的极端外形,一般瓜果的形状不外是圆形、椭圆形或长形,只有葫芦瓜才会呈现出独特的“8”字形。这“8”字的身形,上身小,下身大,中间有个小蛮腰,极富艺术美感,挂在藤枝上散发出诗情画意。每观赏一次葫芦瓜,我都会打从心底敬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单以外形来说,我觉得葫芦瓜是最具艺术美感的瓜果。 一般的葫芦瓜都呈标准的“8”字形,但偶尔也会出现与众不同的“另类”身形。我之所以用“另类”来形容,是因为我不想用“畸形”这个负面字眼。这些较少见的另类葫芦瓜上身瘦长,下身肥大,不见上围只见下围,所以也没有腰!以其说是葫芦,它更像是长颈水瓶,是另一种优美的艺术作品! 待稍有收成,发图与亲友分享之后,发现好些亲友也像我之前一样,很少真正接触过葫芦瓜!虽然大家都看过硬化加工后的“葫芦”,但不知道原来“葫芦瓜”是可以吃的!亲友分享喜悦之余,一般的反应就是开玩笑地问“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接着就会问“怎样吃?怎样煮?”也有人要求我们留个晒干的葫芦给他,或要求提供种子给他试种。 想要品尝葫芦瓜就得趁它嫩绿的时候采下来,焖炒皆宜,美味可口,营养丰富。老熟的葫芦瓜不好吃,但是可以把它晒干、硬化后再上漆,制成精美的水壶或摆饰品。 自古以来,人们认为葫芦是风水吉祥物,因为“葫芦”与“福禄”是谐音。家里吊挂葫芦摆饰,不但优雅美观,还能聚财、收福和辟邪! 种植葫芦给我带来了视觉上的享受和精神上的喜悦,也让我和家人在行管令期间的宅家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2年前